2020年中國糧食面臨天災人禍

By Dr. Grace Wang


近日,中國主要大米進口國之一越南突然宣布暫停大米出口。越南常年大米出口700萬噸左右,大體占世界貿易量的15%。2019年中國大米進口255萬噸,2019年進口越南大米48萬噸。中國從越南和泰國、巴基斯坦進口的大米大約占進口總量的70%以上。


除此之外,目前中國的主要穀物進口國俄羅斯已經禁止去殼穀物出口;中國小麥進口國之一哈薩克已禁止小麥、紅蘿蔔、糖、馬鈴薯、蕎麥和洋蔥等產品出口;而塞爾維亞則已停止葵花籽油等貨品出口。預計美國也有可能因為災情的關係,從力推農產品出口改為限制農產品出口。


跡象顯示,2020年,中國有可能成為受「大米荒」衝擊最大的一個國家。目前民間人心惶惶,超市搶購糧食的鏡頭比比皆是。


然而,近日中共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官員說:「大國糧倉」庫存充足。官方說從2014年到2019年,中國糧食總產量連續5年穩定在6.5億噸以上。水稻、小麥、玉米三大穀物自給率保持在98%以上。


儲備局下發文件要求「產區保持3個月,銷區保持6個月,產銷平衡區保持4個半月」的市場供應量。國儲局官員說地方糧食儲備全部到位。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中國是糧食進口大國,2015年~2019年每年要進口1.2億噸糧食,也就是15%的糧食要進口。從結構上看,大豆對外依存度更是超過80%,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大豆進口國,年度進口量占全球總量的60%左右。


2019年,我國小麥進口配額量為963.6萬噸,玉米720萬噸。


而目前,隨著上述多個中國主要糧食進口國紛紛限制糧食的出口。中國糧食問題在2020年將會遭遇更大的問題。


除了各國開始限制出口之外,中國糧食面臨的問題包括:

一、疫情影響中國農業播種。有些地方的標語已經打出了這樣的口號:今年的糧食,就像現在的口罩。


二、關於糧食儲備問題。這幾年督察組一下去,地方很多糧庫失火,因為倉裡的糧已被官員賣空了,糧食戰略儲備形同虛設。


三、天災頻繁。受氣候影響,沙漠蝗蟲肆虐十多個國家。它們由非洲出發一路向東直逼中國。28日有報導稱,此次蝗群令人恐懼,約4千億隻,猶如186艘重10萬噸的航空母艦在頭上飛過。所過之處寸草不留,將是又一重大危機。


近日中共出台很多政策,比如山東要求農民把地裡種的樹砍掉,重新種植糧食。而其它的產糧省份發出通知,明確只要是水田的耕地都要種植水稻,已經種植了其它作物的,比如花生、玉米、蔬菜的,全部鏟掉,翻耕種植水稻。以上可以看出,中國今年的糧食生產形勢非常嚴峻。


四、在外交上,為了推卸責任,四處散布武漢肺炎來自於美國等其它國家。在國際上搞戰狼外交四處出擊。一旦糧災來臨,恐怕對中國不利。


五、中共大撒糧。中共當局近日卻對外慷慨「撒糧」,出口500噸大米到非洲,而完全不顧國內糧食緊缺的危險。


這不禁讓人想到了1958到1962年的中國大饑荒,三年餓死的人數保守估計在3000萬人。但中共政府在三年中仍然大量進行糧食輸出和對外援助。據最新解密的外交部檔案記載, 周恩來在1965年5月10日接見阿爾巴尼亞客人時表示截至去年,建政14年來,對外援助金額達人民幣108億元,而已經使用的援助金額中,又以1960年至1964年的5年中最為集中。又如, 1960年4月,外交部決定以政府名義,無償贈幾內亞大米1萬噸、支援阿爾巴尼亞1.5萬噸小麥,援助剛果5000噸至1萬噸小麥和大米,1961年8月,援助老撾15噸稻種。


古巴的切·格瓦拉1960年11月訪華,中國給了6000萬美元的「貸款」,周恩來特別告訴格瓦拉,這錢「可以經過談判不還」。1961年1月,中國和蘇聯分裂,中國希望阿爾巴尼亞幫忙罵蘇聯的赫魯曉夫,給了五億盧布,還用外匯從加拿大買小麥送給阿爾巴尼亞。


中共體制內學者這些年一直就糧食問題不斷向中共政府進言,比如守住紅線,穩定耕地面積,推動農業科技進步,加大對農業的補貼力度,降低農業生產資料價格、政府加大對農業科技的投入、加大對農村金融的支持等。但是實際上中共政府卻在不斷地蠶食耕地,對房地產嚴重依賴的地方政府不斷地收繳農民的耕地,稅收、科技投入等方面更是無所作為。


中國的糧食危機是人禍大於天災。


(This article was first published on DJY and contributed by Dr. Grace Wang, former researcher of China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Recent Posts

See All

NTT and Japan’s corporate governance

By Ichiro Suzuki  Nippon Telephone & Telegram (NTT) has recently announced its intention to buy all the shares of NTT Mobile Communications Network (known as NTT DoCoMo) that NTT does not own. NTT Do

Rescuing Nissan

By Ichiro Suzuki Before the coronavirus brought down the global economy, Nissan was already in a deep trouble. Ousting of CEO Carlos Ghosn in the fall of 2018 had exposed Japan’s second largest car m

Triffin’s Dilemma and the Dollar

By Ichiro Suzuki Capital is flowing out of China slowly in recent years or in part due to the new trend of de-globalization or stalling of globalization at the very least, or robust spending of Chin

Copyright 2020 @  Association for East Asia  Studies 

Email: editor@ eastasianstudie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