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经济援助 中共为何“淡定”

By Dr. Grace Wang


中共病毒疫情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全球央行出手救市。近日美联储和美国政府双双出手,美联储方面大幅减低利率,大笔购买国债、公司债等向市场注入资金,而美国政府近日通过了2万亿美元的援助法案,对企业和家庭进行现金发放和提供贷款等帮助。


而中共迫于目前经济状况,施展货币、财政政策空间有限,表现“淡定”。


在货币政策方面表现“淡定”

中共央行未跟随美联储降息。有分析指出,中国消费者物价指数通胀居高不下,货币宽松政策下资金可能继续流向房地产,对中共货币政策都形成制约,中共央行只好保持表面的“淡定”。

中国今年1~2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仍处于较高水平,通胀压力大。中共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5.2%,实际通胀水平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一方面,中国生产资料价格持续走低,如原油价格大概在20年左右的历史低位;但另一方面,受疫情冲击,一些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如抗疫物资、医疗服务、劳动力的价格会持续紧张,猪肉价格也不一定能降下来,这些都对货币政策起到制约作用。


中共央行原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称,“中国现在物价上涨还是比较厉害的,下调存款基准利率在中国不一定能够起到促消费的结果,有钱的人再怎么降也跟他无关,没钱的人降了就更不敢消费了,对老百姓的利益也是受损的。” 他认为:只有物价维持低位但经济不好的时候,才适合采取降息等措施。


不过,英国《金融时报》本周三(25日)报导说,中共央行为提升银行利润空间,鼓励其对企业贷款,已经就调降银行业存款利率进行了讨论。


目前中共官方通报的通胀水平达到5%以上,实际上更高,存款利率已经是实际上的负利率,继续降低存款利率是对中国普通百姓利益的进一步剥夺,同时其提升银行利润空间的设想也不一定能够达成。因为中国大部分商业银行都面临揽储难的问题,存款利率降低将引发大规模存款外流,对银行的信贷能力构成打击。


尽管未跟随美联储两次紧急降息,但中共央行出台定向降准举措,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随后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降至历史低位附近,7天期回购加权利率亦创下11年新低。


目前,中国金融市场的人民币流动性相当宽裕,中共央行担心,资金可能继续流向房地产。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盛松成表示,货币政策宽松是希望资金流向实体经济、流向中小微企业,但搞不好的话,资金很容易流向房地产,就像2003年萨斯之后房价疯涨。中国与美国不同,美国的实体经济都是私营部门,利率下降后会马上会影响到投资的成本和风险,但在中国,利率下降不一定有用。


盛松成还说,虽然近期贷款利率未下降,但中国实际利率水平是在下降的,而且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在财政政策方面


中共财政部已经在2月份提前下达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8480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5580亿元、专项债务限额2900亿元。加上此前提前下达的专项债务1万亿元,共提前下达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18,480亿元。


中共中央政治局3月27日会议又称,政府将出台包括在2020年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的一系列措施。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这类债券一般用于为港口、铁路和公路等基建项目筹集资金。


但是中共经济从地方政府到企业,债务违约的风险已非暗流涌动。据统计显示,2019年发生违约的债券有178只,涉及金额达1424.08亿元,创下纪录高点。中共国家统计局3月27日发布数据,2020年1~2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降38.3%。企业利润下滑,拿什么还债?

除了企业,地方政府也有了麻烦,在目前各品类信用债接连沦陷违约的背景下,除了“产业债”之外,还有地方政府的“城投债”违约。


在2019年12月,由呼和浩特地方政府100%拥有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未能按期偿还10亿元人民币的私募债券,尽管还款期限最终被延长,但这件事引起了市场担忧。


据统计,未来两年地方政府将有接近人民币3万亿元债券到期,另据债市专业机构统计,2020年中国各省市地方债还本付息额共计28,187.3亿元,城投债还本付息金额共计28,548.4元,再加上银行贷款和隐形债务,地方政府需要设法进行再融资还债。


随着经济断崖式的下滑,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入不敷出。数据显示,1~2月份,中共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7688亿元,而同期中共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12,879亿元;其中,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7186亿元,但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12,773亿元。


仅1~2月,中央和地方财政收支资金缺口就高达万亿。可谓财政危机出现。


目前有些地方政府的运转难以为继。目前只能依靠政府信誉向银行贷款用于发放公务员工资等,所以更谈不上像川普政府那样给民众发现金。


(This article was first published on DJY and contributed by Dr. Grace Wang, former researcher at China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Recent Posts

See All

NTT and Japan’s corporate governance

By Ichiro Suzuki  Nippon Telephone & Telegram (NTT) has recently announced its intention to buy all the shares of NTT Mobile Communications Network (known as NTT DoCoMo) that NTT does not own. NTT Do

Rescuing Nissan

By Ichiro Suzuki Before the coronavirus brought down the global economy, Nissan was already in a deep trouble. Ousting of CEO Carlos Ghosn in the fall of 2018 had exposed Japan’s second largest car m

Triffin’s Dilemma and the Dollar

By Ichiro Suzuki Capital is flowing out of China slowly in recent years or in part due to the new trend of de-globalization or stalling of globalization at the very least, or robust spending of Chin

Copyright 2020 @  Association for East Asia  Studies 

Email: editor@ eastasianstudie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