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债务创下最高纪录 巨额债务最终民众买单

By Dr. Grace Wang


大陆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NIFD),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设立的官方智库,其公布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第二季度,中国债务占GDP比升至249.5%,较去年年底增加5.8个百分点,创下最高纪录。


据美国的国际金融协会(IIF)7月份的报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企业、家庭和政府的债务总存量超过40万亿美元,与GDP的比例,已从去年一季度的略低于297%,上升至303%。约占全球债务的15%。中国不但负债率高,并且债务增长速度非常快,每年的平均增长速度是全球增速的两倍。2008~2016 年,负债率年均上升近 12 个百分点。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债务持续增长的情况,让西方再度惊呼,债务危机是否会降临中国,甚至波及全球。


一、债务资金流向国企和政府


中国的债务问题与体制有关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曾撰文分析:如果对企业部门负债率进行拆分的话,六成以上是国有企业债务;在国有企业债务里,超过五成是融资平台债务。也就是说,在近160%的企业负债率中, 有很多是与国企、地方政府有关。而私人企业的负债率基本正常。


也就是说,借贷资金很大一部分流向了国企和地方政府,而这些债务最终是由中共中央政府来承担责任与风险。由于国有体制效率低下,这部分资金的使用效率往往都是比较低,尤其是象高铁、机场、一些高速公路等大型基建项目很难收回成本,很难还债。


二、居民债务主要是房产


数据显示,居民的资产负债率的攀升主要来自于高房价。要去居民杠杆,唯一的办法恐怕就是房地产价格崩溃。居民部门目前并没有发生大面积的不还债的问题。


由以上分析可以得出,中国的60%多的负债是国有的负债,并且这部分欠债还很难还上。

虽然中共政府期间屡次提出要降低负债率,降低金融风险,但是很难做到。由于众所周知的政治体制问题,那些国有欠债大户不断在制造新的负债。


三、巨额债务如何让民众来买单的?


那么中共是如何缓解债务问题呢?


中共政府曾经采用的解决债务的办法是成立资产管理公司解决银行债务。


1999年当时朱镕基为解决中行、工行、建行、农业银行长期的呆坏账问题,成立东方、华融、长城、信达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各自承接处置对口银行的高达1.4万亿的不良资产。当这些不良资产被四大管理资产公司收购之后,四大行降低资产负债率,陆续上市,获得巨额资金继续发展。但是我们看看这1.4万亿不良资产真的处理了吗?


当时财政部拨给每个资产管理公司100亿,央行给了四大公司的再贷款高达5700亿元,四大管理公司获准向对口国有商业银行发行了固定利率为2.25%的8200亿元金融债券,这些是由财政部担保。但是这四大管理公司并没有归还贷款。央行与财政部不是创利企业,由央行和财政部承担实际上还是由纳税人承担。实际上最后无论如何处置,最后还是全体中国人民买单,1.4万亿元的不良资产,每个中国人还1000元。而据西南财经大学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野华的测算,包括农行股份制改革的成本,中国金融渐进式改革成本已累计3.2万亿,若一次性核销,2009年中国GDP总量的10%就没有了。


如今更多的银行每天在继续制造坏账,不良资产每天都再增加。每个中国人都在买单。

中共为归还负债开动印钞机印钱还账。我们看看中共这些年的印钞速度。以前按照外汇占款来印钞早就行不通了,外储不过3万亿,也就不到20万亿人民币。而这几年中国印了多少钱?

2008年,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M2)只有47.5万亿,而2018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170万亿。中国M2于2010年超过美国,2012年超过欧元区,并于2018年超过美国和欧元区之和。


简单说就是一斤苹果原来卖一元钱,现在标价是5元钱。就是说你有储蓄的话,2008年10万元的存款,到2019年基本上缩水到了当年的2万元了。目前为何都去换美元买黄金?通胀太高了。


高通胀实际上就是中共政府和国企转移债务的一种恶劣手段。高通胀会将中国人的货币积蓄化为乌有。


我们再看看目前所谓的土地财政,地方政府将土地价格和房价推高,政府拿着卖地的钱去还银行的欠债、去搞建设、发工资,而高房价下的中国居民则由此变成了负债部门。细细思量,一向以勤俭和高储蓄著称的中国人怎么就成了欠债大户了?中共治下的中国40万亿美元的负债,15亿中国人每人背负着20万人民币的债。


以上简单分析可以看出,中共政府采取的降低负债率的办法,不是通过提高经营效率,增加收入和利润来归还借款,而是想方设法将负债转移到中国居民身上。

谁是真正的老赖,谁不讲信用呢?


About the author: Dr. Grace Wang, a former researcher in economic history at China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contributed this article (previously published for SOH).


Copyright 2020 @  Association for East Asia  Studies 

Email: editor@ eastasianstudies.org